大筒木绝间姬

此人有毒(*/ω╲*)
喜欢同人和天下大同,下定决心更新却总是太懒QAQ
还是希望你们能喜欢我哒W

救救孩子吧,嘤嘤嘤,许愿先知金皮

檀檀软糖:

救救孩子

半莲方言:

转发这条锦鲤,你会在两个星期内抽到自己喜欢的皮肤(´⊙ω⊙`)
心诚则灵

我有努力画哦(๑>؂<๑)
要继续加油,嗯,马上去撸文
裘佣真好吃,他们真好
有没有找我玩的,没有我就安心码文了|・ω・`),想和大家一起玩

你们先先看哪个
😂😂😂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哦
我吃囚徒X白鹰之舞的哦

克利切ԅ(¯﹃¯ԅ)
多建了一个图层画小胡子
感觉加不加胡子都超可爱嗷嗷嗷嗷嗷嗷嗷嗷
克利切,我的天使,我的颠茄ԅ(¯﹃¯ԅ)

【ItaSasu 文文】路 part1

高二时候脑洞产物,旧坑重写,不确定是否能一直写ORZ

开这个坑主要是想写车啊啊啊啊嘤嘤嘤

花吐症和忧自救都文艺得想哭,IF还那么早只能先兄弟情,NO是抽风文,我就是想写个车嘤嘤嘤

近期想加快进度补完忧自救然后写IF ME MUST


【ItaSasu 文文】路

你我是渐行渐远的路,即使从前相交,今后也必定各自分离。


part 1


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,一切便应这般水到渠成。

但总有一些意外,才会显得戏如人生。


鼬和佐助,琴瑟和鸣的模范夫夫,在一个风雪飘摇的新年分手了。


这事也怨不得别人,旁人问过,结果也就是一个——突然发现对方和自己的不合适。对外解释的口径和举出的例子同步率惊人。


佐助很生气,气到砸光了手边的东西,包括几只价值不菲的古董花瓶。砸完了又开始心疼,要重置这些要花鼬多少血汗钱啊。佐助心疼一会儿,一挑眉毛,疼什么疼,都分手了还管这个。


门铃响起,门外穿着西服的工作人员礼貌地向佐助微笑,然后出示了相关证件。

“您好,您的同居人兼房产持有人鼬先生已将其所有不动产出售,请您在三日内撤离,这里有一份鉴定师拟定的古董转移时间,请您过目。”


.......啧......


佐助向其一笑,把手上的订婚戒指取下,钻石在光下照瞎了西装男的双眼。

“私人订制,全球唯一,木叶技师的设计也可以抢个嚎头,这个来抵砖石,如何?”


在理清自己真正所有物后,佐助沉默了一会儿。

真·净身出户

身上从头到脚挂上一堆二手地摊货后,佐助用剩下的一个字儿买了串烤面筋,预备看到路边有他认识的人去坑顿饭吃。

想什么来什么。


闲来无事溜达的小樱和佐井等,迎面撞上蹲坐在道旁吃面筋的佐助。在一帮子浑身铜臭味的富二代的衬托下,佐助这么一身像极了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。


来到旋涡旗下的酒馆,一大帮子人吵吵嚷嚷包了全场。

“心机boy,说,是不是想靠这么一身让鼬哥臣服于你的白莲花气质?”

井野笑嘻嘻地为佐助倒满一杯清酒。佐助叼着一个肉包子睨了死党一眼,夹了一颗盐水煮花生。

“我现在身无分文,净身出户了。”

一帮子狐朋狗友开始起哄,从小没有过缺衣少食,对佐助此时的情况显然是十分好奇,兴奋地讨论起来。鸣人又端上一盘炸鸡,递给如狼似虎的众人。“呐,胖助,过两天大学开学,你学费攒够了没?”

佐助用沉默很好地回答了这一问题。

木叶市当仁不让的富二代漩涡鸣人担下了这个问题。


“你就去我新开的酒吧混混,不用干活,给你开十倍工资。”


【ItaSasu 文文】一个忧伤者的自救 part 5

part 5


嗯......好像被下了什么禁制。


送返两名人质后,我通灵出忍鹰。

自终结之谷与鸣人交手后,我再也没有通灵出已成为新三忍标志的万蛇,而身为宇智波末裔却失去振兴一族目标的我也没有去打扰猫婆婆。


我就这样站在忍鹰上,看着云海变化。


想追寻鼬残存世间的遗痕,但心下茫然,不知方向,未定归途。

“应该在那时候......询问带土.......”


【鼬尸身的下落】

但,无论如何无法开口。

即使知晓鼬的死讯,即便清楚地明白已逝之人无法挽回,但我......果然不敢去面对。只是一想到鼬的身躯渐渐腐朽,便不敢去回想。这一事实残酷地困住我,让我的心也枯灰破败、寸寸干裂、化为齑粉。




鼬佐文

忧自救是第一人称开头,等后面是第三人称,全程围绕宇智波佐助四站后展开,鼬佐标签,CP鼬佐,后期BE,鼬哥不复活,原著向但没有子世代展开,鸣人和好姑娘雏田结婚,小樱和纲手balabala反正写不到那么靠后啦

虽然鼬哥不出场,但是真的是鼬佐文WWW



p1是我的第五人格的萌新之旅\(//∇//)\
往后是我写的社园剧情的一些图

队友满级我新手,然后组队开黑,进去后秒跪然后飞天到三十级。
队友:“绝间啊,既然你不会玩幸运儿那就跟着我拆椅子吧,换园丁。”
我:“在哪换?”
队友:“……左边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先不要点准备……”
我:“……哦……_(:з」∠)__(:з」∠)_(:з」∠)_